将军府上来了贵客,常乐也不好跟自己的女眷说是谁,只让收拾了外院出来,让太孙吴去住。

这座将军府当初本是魏家的,也并未大变过,萧安也算是熟门熟路。

半路里遇着了常乐的女眷,对方先是与太孙吴见了礼,萧安才上前大咧咧道:“给婶子、凤姐姐见安。”

常乐的大女儿今年十六,已是当婚嫁的年纪,不过许是不想嫁在边关,婚事至今还没着落,如今已是娉婷之姿,在见太孙吴之时还一脸羞涩,再见到萧安就差点翻白眼了,只撇了撇嘴。

旁边常家夫人就皱着眉头与萧安道:“怎的回京几年还是这般不讲究的模样,这姑娘家家的,整日武枪弄棒就算了,还穿得跟男子一般成何体统?”

萧安也没回话,只哈哈笑。

常家夫人看了旁边看着萧安的太孙吴一眼,又道:“你这回来边关,可是去看过你大舅母没有?”

常家夫人乃是当初魏家世子夫人的族妹,萧安倒是回话道:“因有要事在身,还不曾得去拜见舅母,等将事情忙完了,方敢前去拜见。”

虽常家夫人的娘家乃边关人士,然而并非在谷阳城,而是在凤阳城中,三年前萧安的大舅母便带着孩子回了凤阳娘家。

常家夫人轻轻哼了一声,又道:“三关里的将领换了刘希庭,可是你爹也犯了事?”

这话问的,当着外人的面都毫不顾忌的张嘴,就是太孙吴要是个傻子,也得听出这人态度不对。

不过萧安倒是还是那副模样,只笑嘻嘻道:“婶子有所不知,我娘跟我爹已经和离了,他犯了甚事儿可跟我娘没关系。不过我爹又尚主了,估摸着再过不久消息就传得到边关里来了。”

虽然她也讨厌南阳侯那贱人,可实在是对不住常家夫人了,她爹还没混到头。

常家夫人本想再说点话来,然而见到贵客的眼神扫过自己,顿时心里转了转心眼,道:“你多年没到谷阳,就让你姐姐多陪陪你。要出去游玩,也少不得让你姐姐带着你去,别被人给当客宰了。”

说完就把自己女儿往前推了推,“好好陪着你妹妹几日,莫要怠慢了贵客了。”

又对着太孙吴笑着道:“公子若是觉得差点甚么,只管让人来说就是。你们年轻人,多能说到一块儿去,我就不凑热闹了。”

常家夫人一说完话就往内院里去了,萧安不知心里憋了多少坏水,突然冲着那身影道:“婶子,我娘也来了,柳叔已经去接啦!”

本来走得不快不慢一身气度的常家夫人回头瞪了萧安一眼,跺了跺脚,再顾不得风度,急匆匆的走了。

剩下萧安一个人在那捂着肚子笑,旁边常家夫人的长女郁闷到了,也管不着有外人在,毫不客气的给了萧安一脚,踩得萧安嗷嗷叫,“我脚——”

常大姑娘冷声道:“哪壶不开提哪壶,就你每次都讨嫌!”

两人打闹了一会儿,才跟着太孙吴一道进了给太孙吴准备的院子。

这院子原来是萧安她大舅住的,算是外院里最好的院子,后来将军府赐给了常家,常将军早年也在将军府里长大,就是魏家出事也还要守着那些老规矩,这个院子便被一直空了下来。

里面的东西说好也没见多好,要说差然而却已经是边关里的头一份,就是知县府里也未必有这番气派。

太孙吴倒也不挑剔这些,觉得在边关里已经算是极好了。

常大姑娘这才跟萧安咬耳朵,“你娘真的要来了?”

萧安点头,“我哪时哄过你不曾?”

常大姑娘一听有些傻了,随后就咬牙道:“来了不许住在将军府里!”

萧安挑眉,斜眼看着常大姑娘。

常大姑娘一脸气恼道:“你又不知我娘最讨厌哪点,就你话多每次都说。要真来了,我娘跟我爹闹起来了,也有你好看的!”

到底是青梅竹马的长大,当年在边关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魏氏是要嫁给常乐的,因此后来常乐娶了常家夫人,少不得有些人喝多了要打趣两句说是嫂子捡了个便宜,回头听在常家夫人耳朵里不就是得罪人了么。

所以常家夫人一向连萧安都不太喜欢,在加上魏家落魄,如今常家更出息了之类的缘由,到现在更不喜欢了。

当然,也免不了还有些当初萧安寄住在外祖身边,魏侯对萧安的看重与指点明显,旁人都传六关要传给萧安等这里面有些不好与外人道的。